48小时!政府埋单!包机2000公里接工人复工

天天财经独家,速关注

2月10日零时起,浙江全面进入复工时间。

但一些企业的工人还在家乡未能返岗,企业无法全力复工。湖州市吴兴区的企业也面临“失血”,甚至每天经济损失数百万元。

经过多次讨论和推算,2月16日下午,吴兴区政府做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决定:包机接工人。

2月18日晚19时,春秋航空一架载有165名云南籍工人的包机抵达上海虹桥机场。随后,工人们分乘七辆大巴前往浙江省湖州市,即将走上复工岗位。

从决策包机到接回工人,全程只用了48小时。

全程费用约50万元由政府埋单

“什么?包机?”

16日下午,在接到吴兴区政府下达的“包机接回工人”指令后,知猫人力董事长姜鹏开始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确认无误后,他放下电话,直奔机场,第一时间赶赴云南“探路”。

经过多方努力,48个小时后的18日晚19时,春秋航空一架载有165名云南籍工人的包机抵达上海虹桥机场。

据了解,这次包机的165位工人,主要来自吴兴区当地两家大型企业――金洲管道和栋梁铝业。

“全程的费用都是政府出钱,企业没有掏一分钱。我们公司这一批有80多位乘坐包机返回,目前企业复工率超过50%。”金洲管道董秘蔡超接受中国证券报(ID:xhszzb)记者采访时表示,湖州吴兴区政府这个措施是“及时雨“,既人性化又安全贴心。

蔡超介绍说,包机落地上海虹桥机场后,大巴会把工人接到指定地点,对每位员工进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核酸检测采样,集中观察3天之后,如果没有异常,就由企业决定是否上岗。

2月16日,湖州市出台《关于企业复工复产补助奖励的意见》,鼓励企业统一组织市外员工包车返回,包车费用由政府全额补贴。同时,要求企业要加强管理,必须落实好疫情防控相关措施,确保安全复工复产。

“这个政策支持力度非常大,给企业复工、员工返岗一个定心丸。”蔡超说。

18日晚,姜鹏在跟随这一批工人回到湖州后,接受中国证券报(ID:xhszzb)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湖州吴兴区政府帮助企业复工复产,采取包机接工人的这种举措并不多见,向外界传递出助力企业复工复产的强劲信号,引来一片赞誉。政府助力、企业给力、员工出力,一起努力,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。”

走访企业找到“痛点”

2月10日零时起,湖州吴兴区企业复工有序推进。不少企业特别是重点企业普遍反映,大批员工仍滞留在外地,无法全力复工。

吴兴区人社局调研发现,员工滞留的原因主要是当地公共交通尚未完全恢复,多个班次的高铁、航班取消。同时,员工担心返程途中可能发生交叉感染,对返岗有“畏难情绪”。

通过调研发现,该区两家重点企业金洲管道和栋梁铝业的员工大多为云南籍,主要集中在红河、曲靖、文山三个地区,总人数约180人。由于云南部分地区公共交通尚未完全恢复,工人“出山”困难太多。

这三个地区疫情并不严重,是否可以考虑包机接工人呢?

吴兴区人社局相关负责人算了一笔账,员工一天不到位,企业每天损失上百万,包机、包车费用不到50万元。显然,集中包机接工人比坐等工人陆续回来“更划算”。这一想法很快得到吴兴区委区政府的肯定和支持。

面对复工需求,春秋航空也大力支持,紧急增设这条包机航线――昆明长水机场飞往上海虹桥机场,全程2000公里。

当政府决定包机接员工复工的消息在微信群发出后,工人们纷纷报名,主动办理复工证明。三四个小时,共有170位工人报名搭乘包机复工。

复工专车一路畅通

包机复工决定做出后,一系列问题也浮出水面:云南当地情况如何?车辆是否放行?员工们是否能开具出必要的证明?一系列的问题都需要在两天内解决。

“最大的问题是,多地公共交通尚未恢复,地区之间车辆暂不能跨区通行。在当地联系的多家汽车租赁运营公司,均因为疫情影响而婉拒。”知猫人力董事长对中国证券报(ID:xhszzb)记者表示。

但事情在17日上午出现转机。昆明一家汽车租赁公司负责人被姜鹏的“紧急求助”而感动,决定提供服务,并在半天时间内开具多项证明,办理好了相关手续。

车队负责人考虑到对红河、曲靖、文山三地情况不熟,尤其昆明到红河、文山都有300公里路程,便安排车队17日连夜分头出发,6辆大巴车贴上“吴兴复工专车”的横幅,紧急赶往上述三地。

但开到师宗高速路口,由于防控疫情期间,规定禁止外地大巴上高速,要求立即返回。司机在拿出吴兴区开具的复工证明后,当地交警部门同意放行。

与此同时,为了保证包机成员的健康安全,这两家企业通过微信和工人联络,指导填写个人信息,申请“湖州健康码”。湖州市规定,申请并获得“绿码”的工人,抵达湖州后无需再隔离14天。

18日上午7时、8时、9时,三地车辆先后出发。下午14时,165名工人抵达昆明长水机场。15时40分,包机准时起飞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高速出入口,防疫和交通管理人员对复工车辆给予了最便捷的服务和支持,全程一路畅通。

包机帮企业助工人

18日下午13点30分,经历了近六个小时车程后,29岁的高转肖没有感到丝毫疲惫,反而有点兴奋。在他看来,政府包机“不仅帮企业解决了问题,也实实在在帮助到了云南老乡”。

高转肖来自文山西筹县莲花塘乡戛机村。他的哥哥在金洲管道工作已有10多年,并在湖州吴兴区安家。五年前,他跟着哥哥到金洲管道工作。“目前月收入在6000元左右,收入稳定,准备把云南女朋友也接过来。”

他说,按照往年的经验,节后初四、初五就必须出门返回湖州,但今年受疫情影响,高铁票取消了。“咬咬牙”高价订了机票,不料航班也取消了。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到工作岗位。”

他的云南籍同事和他一样,每天都在关注疫情变化和交通情况,甚至有人准备在当地找工作了。

16日下午,他的微信群突然跃起来:“哇,包机?免费!”大家纷纷报名。

18日15时,当登机广播响起的时候,他们排队检票,笑容写在他们每个人的脸上。

文中图片和视频均由受访者姜鹏提供

编辑:张楠 叶松